中国实现“饲料禁抗”的难点在哪里?
日期:2016-10-21   浏览次数:

       当今世界随着抗生素耐药性越来越严重,以及超级细菌地不断涌现,“饲料禁抗”已经成为国际畜牧业发展的必然趋势,对于中国来讲,“饲料禁抗”已经不是该不该禁的问题,而是如何禁?何时禁的问题?2015年,中国打响了“饲料禁抗”的第一枪,洛美沙星、培氟沙星、氧氟沙星、诺氟沙星4种兽药开始全面禁止在食品动物中使用,而随着形势的发展,未来必将会有更多的抗生素被禁止在动物饲料中添加使用,“饲料禁抗”已成为中国畜牧行业从业者们无法回避、必须正视的问题。
  随着行业内“禁抗”呼声越来越高,一时间,各种声音亦是纷纷登台亮相:
  有人说在中国当前的养殖模式和养殖环境下,学习欧盟全面“饲料禁抗”还不现实,养殖业必将损失惨重;
  也有人认为现在“饲料禁抗”的时机已经成熟,只是看国家政府和行业从业者有无决心实施的问题;
  亦有人认为“饲料禁抗”只是一个噱头,抗生素本身并没有问题,只是由于人们的滥用才会导致耐药性等一系列问题的发生。
  ......
  身处于畜牧饲料行业中的每个人对于“饲料禁抗”这个热门话题都有着自己的独特认识与理解,不管是出于自身利益考虑,还是出于对整个行业未来发展谋出路的考虑,总有自己的论点和论据作为支撑。笔者在此不想过多地讨论诸多不同观点的对与错,只是带着一颗平常心想与大家一起共同讨论分析一下,中国实现“饲料禁抗”的难点到底在哪里?亦希望诸位看官也能够各抒己见,找出问题症结之所在。
  ◎国家层面的政策缺失与监管不到位
  中国畜牧饲料行业抗生素滥用情况的屡禁不止与国家相关法规政策还不健全、部分区域落实不到位、惩罚成本较低是密不可分的;此外部分生产企业为了提升产品竞争力、赢占市场或获得更高的利润、进而铤而走险也是不可忽视的事实。
  面对这种情况,国家应加强监管力度,完善相关政策法规,并对违禁甚至犯法的案例要提高惩罚力度,震慑不法分子。
  ◎对抗生素使用的严重依赖心理
  抗生素在饲料中被广泛使用可以说是伴随着中国饲料工业逐步发展壮大一步步发展至今的,到现在中国每年抗生素一半的产量被应用到饲料养殖中去,我们的企业与从业者们已经习惯了使用抗生素来解决诸如促生长、预防疾病等问题,并对抗生素产生了严重的依赖心理,不摆脱这种依赖心理,“饲料禁抗”永远只能是被动前行。
  ◎无抗饲料营养基础研究不足
  当前中国饲料营养的研究主要还是集中在普通饲料营养的研究上面,针对饲料无抗后该如何调控营养的研究十分缺乏。众所周知,有抗饲料与无抗饲料是完全两种不同的饲料,饲料无抗后对于动物的影响,如何通过营养调控的手段加以缓解和解决?这不仅需要饲料企业自身加以研究,还需要更多的科研院所进行大量的基础性研究,只是这样“饲料禁抗”才不是一句空话。
  ◎市面上替抗产品多,而综合替抗方案少
  现在市场上替抗产品种类繁多、五花八门,有微生态制剂、抗菌肽、有机酸、多糖/寡糖、植物提取物、植物精油、中草药、新型酶制剂等。虽然可供用户选择的产品有很多,然真正能为客户提供综合替抗方案的是少之又少。从当前的试验研究结果来看,单纯一种产品是很难完全替代抗生素功效的,必须通过综合的替抗方案来解决。
  ◎经济利益使然
  “饲料的无抗化”必然会对现有已获利益集团造成巨大的冲击,他们的疑虑和反对是必然的。
  首先,饲料无抗后,饲料的成本必然会有所增加,而面对饲料涨价,养殖户是否会接受?这是摆在每个饲料企业面前需要考虑和应对的问题;
  其次,既得利益者面对抗生素在饲料中即将被全面禁用的局面,必然会提出质疑和反对,这是可以预料的;
  最后,在中国当前养殖业总体饲养管理水平不高、生产模式落后、养殖环境较差的情况下,养殖户(企业)一段时间内还不能完全应用无抗日粮,主要是因为他们的养殖环境,包括设备、通风、保温、卫生状况、周边生物安全等还无法完全控制或存在不足,以及本身场内潜在的细菌性和病毒性病原等,饲养管理还没有很好落实,再加上所谓的经验或习惯,时常会以保健的借口常态化、甚至高剂量使用药物,因为不用药物,养殖场的发病率、死亡率和经济损失就会明显增加。
  ◎中国养殖业水平亟待提高
  中国养殖业的总体规模虽跃居世界第一,然以家庭农场、中小散养户为主导的养殖模式短期内难以改变,生产水平低下、环境差、软硬件设施的缺乏等亦是不争的事实。“饲料禁抗”能否顺利得以实现,最大的难点还是在于如何提高中国养殖业的总体水平,养殖业的承受能力是决定“饲料禁抗”的关键因素。
  “说一千道一万”,“饲料禁抗”虽然很难,但还不至于“难于上青天”,只要国家政府、行业内企业、以及所有从业者们能上下一心、统一思想,实现“饲料禁抗”,走出具有中国特色的“饲料无抗之路”是完全可以成为现实的。
                                            
                                                       文章来源:中国饲料行业信息网 作者:大涛